2022年11月17日星期四

【分享】简湘庭老师的2个信念

 



简湘庭老师是我在2012年就遇到的老师,这个视频影响我很深,今天又无意间看到。终于更深刻的理解了。所以今后要更有意识和觉察自己。

【一】

我有能力改变我的观念,我的信念。

这份力量一直在身上,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在每个当下和片刻。


【二】
不论发生什么事情,
他都只是我内在的某一个信念,观念,
所振动出来的
一个短暂性的实相和结果,
我不属于所有外在的实相和结果。
我,
一直存在
在自性和本质中。


内心强大,如何建立。靠得就是信念。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次一次地训练自己的,让自己越来越有意识,越来越懂得稳住自己,如如不动,那这样的修炼才算成功!

2022年10月20日星期四

花开有时

9点花开
傍晚就睡觉了
明天9点太阳出来
就又开花了
标准的9点开花
故曰
九点花

人生的蓝图,其实是已经计划好了
剧本是计划好了的
可是当你醒来了,不被人事物迷惑,看清楚了自己要克服的课题
如如不动
静观其变
你就可以超脱一切
了然于心

花开有时
花谢有时
半点勉强不来

因果循环
皆是自己种自己受
如何掌握这个规律
选择权在于自己


黎明前总是特别的寒冷阴暗
可是曙光一出
立马就不一样了

祝福这个寒冬后
世界依旧美好

2022年9月26日星期一

终于演出结束 1

 

我终于超越了自己的恐惧
拿回了自己的力量




演出圆满结束,但我好似还没有苏醒过来。

感觉经历了好多世。

我需要时间好好消化整理这些日子以来的收获。

2022年9月20日星期二

我要演出了

 

我是38岁才开始
跟着老师学习舞蹈
一步一脚印
走过来
流了多少眼泪
受过多少伤
唯有自己知道
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这一切终于来了 ,人生中的第一场舞蹈演出!

应该是中学时期,我就曾梦想自己站在舞台上编舞跳舞。

我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这一天终于来了。

就在这个星期六,我的人生第一场solo舞蹈就要登场了

期待也紧张,接下来就是进入密集的练习和彩排了

期待自己可以稳住自己,把力量拿回来

完成我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



意识舞蹈和优律诗美还是有差别
既然已经选择了就义无反顾了
带着觉知
将属于我的舞蹈
进行到底吧
这样我的人生就无憾了




舞蹈,是灵魂的语言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人生需要减法

需要不断地进行断舍离

去年用水袖 跳《半壶纱》

今年再次播放半壶纱这曲子跳舞时

我再也跳不出曲子里的哀怨

我知道我放下了那个令我痛苦的故事

人生需要断舍离

需要减法才能让人生越走越轻松

40不惑

我想这疫情困扰的这3年

大家经历了很多

而我也成长了很多

放下了很多


同一首曲子

不同的心情

跳着跳着自己会看见自己灵魂要表达的语言

课题完成了

就得放下

那样才有空间去接纳新的人事物

祝福·爱·感恩

2022年9月14日星期三

【转】琪莹老师说优律诗美与「Hallelujah」(H-A-L-L-E-L-U-J-A-H)優律思美:






 【優律思美(Eurythmy)】

優律思美表達了人性最深的本質,每一個姿態都是人體有機作用的活動,所以優律思美無法隨機、偶然,心血來潮地錦上添花一筆!
〔補充說明:優律思美不是隨心所欲的藝術創作與發明,必須嚴守音聲被形成的力量與原則,讓有聲完全轉化為無聲。〕
優律思美是看得見的言語、無聲的藝術!
〔補充說明:也因此,對真正的優律思美而言,伴奏與旁白是多餘。〕
以人的全身/身體為載具,優律思美在動作中表現出位於言語及音樂之下的潛在性與創造性原則──人體就是優律思美的語言,藝術於人的完全/完整存在。
〔補充說明一:我們所處的物質宇宙是經由「運動/運轉」而形成/成形,這種運動也反映在人體的有機作用之中;優律思美將這種隱性運動的姿態透過完全的人體動作表現,具體成為視覺上的可見──當語言與音樂由發音器官形成時,空氣/氣態被捕捉並被雕塑成一種對外/向外(展示)的姿態(gesture);也因此,「宇宙『創生性的原型』運動(the archetypal movements of creation)」被隱微而細膩地揭露出來──參與優律思美的流程會帶給我們存在感上的完整性並深化我們與宇宙的關係。〕
〔補充說明二:優律思美在語言與音調上主要與「胚胎期人體成長比例」、自然界中「乙太性流動的模式(生長與壓抑、伸展與內捲、擴張與集中、膨脹與收縮、包容與排除、觸碰與貫穿等)」相互呼應;而在音樂(性)中則發展出與「人體骨骼架構的比例、對稱(性)」的相應。〕
〔補充說明三:當物質體活動時,物質體與乙太體會忙著將活動的印象銘刻入星芒體與自我體,自我體與星芒體因此被迫去參與乙太體與物質體的活動;但是自我體與星芒體會抗拒這份強迫,因為它們得同時專注在其他層面作用於它們的力量之上──雖然抗拒,但因為此時已經與「物質體和乙太體」形成共同體的緣故,還是得去接受自己之內轉嫁而來的銘印力量──這種抗拒與接受的過程,在優律思美中會比較偏重被物質體作用,在音樂課程中則會比較偏重被乙太體作用;而這種由外而來的自身銘印,會在睡眠期間振動自我體與星芒體,讓它們以更錯綜複雜的靈性化方式去重複經驗這些活動。〕
優律思美能讓「聆聽時『無法被看見』的什麼『被(清楚、明白地)看見』」──「聆聽」如果只在局部,就無法真的「聆聽」,頂多只能「斷章取義」;「聆聽」必須關注到(自己之外的)環境與人,才能真實──優律思美能喚醒一種深度的聆聽;如果無法喚醒人類這樣的聆聽,人聆聽的能力將愈來愈危脆:聆聽是一種打開,當聆聽不再僵化,人們才不會因為固著(於既有/舊有)而放棄其他一切更值得的(包括人性與真理……)。
人真實的存在就是宇宙中的音樂:人是宇宙中的子音,子音形成在人體之中,回應著黃道十二宮;而母音是宇宙中太陽系行星的運動,銘印入我們的乙太(體)──在我們的物質體上,我們無意識地反影著宇宙的子音;乙太體上,我們反影著宇宙的母音,雖然靜寂……
當孩子發展,宇宙力量構築也強化了發音器官:愈內在性的發音器官,愈攸關人的存在本質,所以被宇宙的母音所結構;愈外在性的發音器官(顎、舌、唇、齒),愈攸關人的外貌、樣態,所以被宇宙的子音所結構。
〔補充說明:孩子最初的牙牙學語,實際上是他在靈性世界「死後-生前經驗」的回音;後來真正的學語是為了讓自己的存在符合時代下的環境──真正的語言大於字面本身,更深層地作用著。〕
母音直接在我們的節律有機作用上工作,子音則透過新陳代謝(迂迴)之於身體周緣-四肢的作用來進行工作:子音幫助人從自己之內走出,去抓握外在的世界;母音則讓人深深進入自己的內在,沉浸於內在的活動裡。
〔補充說明:四肢系統的圓心是外在所有的球面,四肢系統對向的點,可以是球面/球體上的任一點;換言之,空間中任何一點,都能成為四肢系統的圓心──四肢系統的圓心無所不在──四肢可以面向任何方向、角度,所以能與人體完全結合。頭部(我們自己的宇宙)四周就是外在的宇宙:透過頭部,我們能冷靜地觀察四周;透過四肢系統,我們能因此模仿著外在的宇宙。頭部觀察著天體運行,而以神經系統將之止息,成為我們內在模仿的活動(如:肌肉位置與變動、化學變化……)。〕
優律思美讓器官更敏捷/敏銳,不再那麼物質,而開始朝向靈性(器官/感官)……
〔補充說明:色彩是心魂的捕捉與語言,因此優律思美色彩如何、如何色彩非常重要;色彩確立之後,讓存在開始流入與充填,讓色彩在力量中飽滿。〕
優律思美因此不是僅僅牽涉著四肢的運動/活動,而是牽涉著人整體存在的運動/活動,將個人或群體(心魂性地)空間化。
〔補充說明一:心臟的四個腔室讓土、水、風、火四種乙太之流相遇──心臟讓自己成為完全乙太的空間。〕
〔補充說明二:優律思美讓舞台成為了整個人(多層次、維度的)的喉嚨/聲帶,讓舞者成為喉嚨/聲帶的功能/作用、韻律/節奏,音樂性也圖像性。〕
〔補充說明三:當優律思美是為了幫人的心魂聚焦於聲音的狀態與力量,就應避免物質性的朗誦(完全的文意內容)──優律思美並不呈現文學作品的音樂與圖像形式/意象,而是呈現從文學作品(內容)中被窺見而形塑出的作家/詩人/藝術家:看到宇宙力量如何在個人(存在)的有機作用中漲落。〕
〔補充說明三:真正的詩企圖連結著更高的世界,是人找尋靈性的努力。〕
優律思美是被賦予了心魂的體操/體育,因此帶動的,不只身體,還有觀看者的心魂(讓心魂開始作動/自動起優律思美)──真正的優律思美成長著人的心魂。
〔補充說明:優律思美若要讓孩子接觸,就必須在正式的華德福課程/課表之中,不再額外與課後,因為華德福教育並不希望孩子參加任何(正規課程之外的)課後加強教育/輔導。〕
人其實也是微宇宙:當人悖離了宇宙(的神聖-道德),就開始失去健康,因為人畢竟也是宇宙、也宇宙著。
〔補充說明一:人以呼吸(參與著)宇宙、宇宙著。〕
〔補充說明二:人在死後會將自己的內在外翻成宇宙的一切:皮膚並非人內-外的(絕對)界線,皮膚無法限制人的存在、限制人的流出與流入,皮膚其實只區隔著人「生後-死前」與「生前-死後」(的生命)。〕
優律思美讓人重新連結上斷離、失聯的宇宙,在這物質主義橫流的時刻,讓人不再個體性地凋萎……優律思美調和著人於宇宙。
當世界文明無所不用其極地攻擊著(人類的)乙太體,優律思美將是喚醒與刺激乙太體的有效教育,讓我們乙太體之內的言語能夠返達靈性的天界,成為靈性真正的可視。
元素性精靈讓語言產生遠送/遠播到星芒界的力量,遠及岱瓦辰層界;而太陽-基督讓語言隱藏的力量(由內)外翻、外顯──語言在意識中展現力量,濃縮起靈性與時間。
優律思美是母音與子音當中親密卻隱藏的力量,優律思美是喚醒人類的乙太(性)語言:母音反照著宇宙的幽光,子音燦爛著宇宙的光亮。
〔補充說明一:優律思美為的也是喚醒人內在(血液中)繭伏著的「我是(I AM)」的力量,從幽暗的物質墳墓中閃閃爍爍地甦醒,而能每日「復活節」。〕
〔補充說明二:阿里曼力量試圖封鎖/禁錮人性種子的力量,永凍而封藏,讓人(類)無法有能力再生與生命起自己,無法發展出自己更高、更聖潔的乙太(潛力)。〕
〔補充說明三:當人(類)無法正確語言(鄙俗或浮濫地應用),將會讓自己聲帶/喉結上棲止的元素性精靈永遠被封緘、幽閉其中,無法出脫。〕
優律思美釋放被語言錯誤禁錮的元素性精靈,讓聲音回歸到最初的本質,讓聲音回到原本的力量──若非語言(品質)墮落,優律思美不必出現。
〔補充說明一:事實上,人的骨骼系統是被凍結過後的黃道十二宮樂音,人的肌肉系統是被語言的字音/音聲擬造出來的──優律思美釋放了凍結與擬造的音樂與音聲,重新定義、配置了當中的元素性力量。〕
〔補充說明二:語言(的品質)淪陷於「(只在)社交性的了解」與「溝通性的邏輯」;語言雖然順應了字義(表面),卻失去了自己──語言的力量消失在深深的遺忘裡。〕
〔補充說明三:母音是字詞/字彙的心魂,子音是字詞/字彙的外貌、修飾;當語言不再正確,子音會枯竭人的靈質,母音會萎槁人的心質,語言開始沙漠化、邊陲化。〕
優律思美因此帶著太陽-基督(存在)乙太性的呼吸,能喚醒星辰應有的力量;優律思美發揚著太陽-基督的律則。
〔補充說明一:耶穌-基督以五餅二魚/雙魚──五餅-五大行星:土星、火星、木星、金星、水星(當夜晚的地球飢餓於太陽的時候,能將陽光反射)與二魚-日月──餵養五千人(THE FEEDING OF THE FIVE THOUSAND),是太陽-基督存在以太陽系的星辰更新著所有人類語言中母音的力量,讓語言重新充滿著可以滋養人類生命的乙太性;將餅擘分、卻又蒐集吃剩的零餘碎屑,不糟蹋任何,是真正滋養著人的並非食物,而是人的語言,即使隻字片語……優律思美就是語言的碎屑,卻充滿足以生命的光亮。〕
〔補充說明二:阿里曼力量讓(原本完整的)語言走向紛歧(化)與物質(化),開始沉降與崩毀(巴別塔的故事中,讓人類無法以語言彼此溝通的,不是上帝,而是假冒上帝的阿里曼);唯有人以水瓶座的純淨靈性不斷澆灌與洗滌語言,人的語言才有機會神聖化、純潔化──語言生命於「正語」、「真正意義的言語」。〕
〔補充說明三:地理(乾燥、沙漠、叢林、森林、山地、湖泊、沼澤、島嶼、海洋……)也是大天使區隔彼此的語言(區塊),有著獨特的生物群落 群聚,提供出當地乙太及語言力量必要的營養與生命。〕
優律思美讓心魂的展望上升到了乙太層次:對事件的焦點不再模糊,而能將(星辰-言語的)靈性存在從事件中正確釋放。
〔補充說明:當言語失去與星辰的連結,遺忘語言從星辰(的國度)緣起/源起,就會被阿里曼-物質力量挾制/挾持,因為遺忘了語言的純淨與神聖。〕
優律思美將聲音的力量、人類對自我的意識從阿里曼的掌握中拯救出來,雖然只在起步。
當言語說出,言語被縶縛於呼吸之中;當言語被聽見,言語被釋放於頭顱之外。
而優律思美,是無法言語的語言,是言語的無法語言:靜止時,優律思美是蝴蝶,像植物一般被鐐銬於地球;律動時,優律思美是植物,像蝴蝶一般自由翩飛、延展向天際/宇宙──優律思美像蝴蝶一樣典雅、靚麗,卻又像植物一樣蓬勃、活力。
〔舉例說明:如同蜂鳥與蜻蜓,震顫於星芒性的誘引,啜飲著蜜露;優律思美,也同樣讓觀賞著的神聖-靈性存在,震顫於乙太性的邀請,飛進人的淋巴-腺體系統之內,酣飲生命的醇厚──人因此克服了地球重力,身體的重量(身質)質變為靈性(靈質),開始能在物質上輕盈。〕
優律思美在感官之上超感官,在語言之上超語言,在音樂之上超音樂;優律思美救贖著人(類),讓人開始出脫物質的範疇,看向靈性。
優律思美,潛移默化著人,朝自己的靈性-人性發展與靠近。 -------------------------------------------------
「Hallelujah」當中,人以真實的姿態、(準備)(再次)入世的力量平衡路西法式「企圖永遠『出離物質』」的狂妄!
〔補充說明:「Hallelujah」並不適合孩子與青少年,因為他們的生命仍舊(本質性地)朝向光亮且生命,當自我體開始發展/發展出來,才是進行與練習「Hallelujah」的時間點。〕
黑暗,就是我們要為自己、為一切燦爛、發光的理由;我們願意如星辰般照亮!
因為「Hallelujah」,人在呼向靈性-宇宙的同時,卻也認真地(準備)地球、認真出自己必須存在的意義:我的現在是要為了未來的什麼?現在的我(會)如此,是因為過去的什麼?而我如何因未來而(好好)過去?又如何因過去而(好好)未來?
〔補充說明:進入死亡(的門檻)之後,在靈性的子夜之前,我們以回顧/回溯自己而(好好)過去;在靈性的子夜之後,我們以希望/瞻望自己而(好好)未來。〕
「Hallelujah」的開始與結束,都以「H」承載/承擔──第一個「H」是呼出、生命的最後-死亡,最後一個「H」是吸入、生命的最初-出生──中間以「L」讓自己的內在力量漸強,而能從內而外地完整釋放……「Hallelujah」是我們由死入生的縮(時)(電)影。
在第一個字母「H」中,雙手先輕輕合起,拳頭對拳頭(稍微背對彼此,準備推開地球-物質的無機性,讓自己可以被「死亡性」真正釋放),在我們的心窩/胸口,等待自己內在平靜,因為我們準備讓自己的心向更偉大、高貴於我們的敞開,蓄勢待發;然後我們的肩胛骨猛然向後推展,讓雙臂自然張開/打開,我們開始了神奇的呼出、呼出開始宇宙性的自己(而釋放了自己狹隘的死亡)。
第二個字母「A/ah」是充滿讚嘆的景仰,我們的雙臂分別伸向宇宙(天上)不同的方向;透過高舉(過頭頂)的雙臂,宇宙匯流入我們之內,成為我們的心(我們心臟的力量)。
「L/el」(進行七次)是創造性/創生性(水)的力量,讓(自己即將再度入世著生的)物質帶上必須的純潔與靈性,賦活並更新:想像自己在口渴時掬取甘泉,雙掌掬取著水朝向自己的臉龐,但自己並不掬飲,在掬上來時將手外翻也外推,讓水變為空氣,被光充滿;手指輕柔的張開,以繞圈(兩手形成水滴型的方式)將雙手再度帶回身前,再度掬取……
〔補充說明:掬取的動作愈來愈大(涵蓋的範圍愈來愈廣),從只有雙手的動作到最後用上整個雙臂,讓雙臂成為(帶動)自己(全身飛翔)完全的翅膀,讓水滴般的光點滋潤著我們,前前後後、上上下下──這七個「L」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我們獨立並自由的關鍵/關節(能力/作用/器官):第一個「L」為著雙腳、第二個「L」為著膝蓋、第三個「L」為著臀部(第一到三個「L」為著我們的意志生命),第四個「L」為著心-情感生命,第五個「L」為著聲帶-喉嚨-言語力量、第六個「L」為著頭部-前額-思考(第五、六個「L」為著我們的思想生命),第七個「L」涵蓋著人的整個/完全存在-人的原型(這七個「L」其實是黃道十二宮的回溯-倒帶性力量,也是對人「創生」的回顧,由最末走向最初,然後整體);我們以逐漸長大的「L」為自己帶來宇宙完全光亮的愛與生命。〕
中央門檻型的「E/eh」:在結束前面第七個「L」的寬廣之後,我們將雙臂堅毅地交叉在胸前(面對自己時,右臂在左臂的上-前方)、靜止、凝定片刻,站在死-生的折返點;這是靈魂的子夜,也是人反轉著深邃的死亡、重新看向生命-黎明的關鍵時刻。
「L/el」(再進行三次)開始神聖而浩大,代表人的三重性:身、心與靈,四肢必須確實感受到神聖的力量(疊合於自己),因為我們在當中決心也意志了我們的出生/誕生/新生,以全燃的感情。
〔補充說明:當中,第一個「L」,我以想像淨化出靈性我;第二個「L」,我以靈感淨化出生命靈;第三個「L」;我以直覺淨化出靈性人。〕
母音「U/ oo」中是我們對死亡-陰影、物質-黑暗的戒慎與敬畏,雙臂並行/平行(於身體兩側)地先指向下方,然後將地球性的事物重新往上帶向靈性的高度──在「U」中我們結合了(物質-黑暗的)自己於(神聖-光亮的)靈性,以專注的力量導向。
在「J」(I / ee )中,一臂向下、另一臂上升,頂天立地著自己,讓自己以「中軸性」指向也連向太陽-基督:我們在太陽-基督的神性中領受自我。
〔補充說明:在「J」(I / ee )的動作裡,對非常物質性的人,右臂向下、左臂上升,讓我們的心(臟)(那側的物質)力量指向也連向太陽-基督;對沒那麼物質性的人,右臂向上、左臂下降,讓我們身質上乙太的一側看齊也連結基督-太陽,而能讓乙太開始太陽-基督化。〕
在第二個「A」中,連續/連貫著「J」(I / ee )的動作,將低垂的一臂舉高,重新形成仰望與包納天宇的角度,對最高的靈性-神聖致意、禮敬,我願奉獻自己於神聖-靈性。
最後一個「H」是吸入,肩膀向後,讓呼吸向後蕩漾,縈繞在胸腔,靈性的呼吸將我還交/還給自己,我因此重新回到我自己。
最後,雙手回到胸前,靜默,讓「Hallelujah」在自己的心魂之內久久迴響……
根據史代納的詮釋,「Hallelujah」是「我願意將所有阻礙/障礙/險阻自己的,以自己的力量深深淨化,以看見著最高的(靈性-神聖)!(“I purify myself of everything which hinders me from beholding the Highest.”)
〔補充說明一:「Hallelujah」是正確而完整的死亡,為著(物質生命的)「再生/重生」積極準備著,帶著宇宙的高度與寬度,因此能讓我們(最神聖)的力量流向(現世的)我們、也流向我們想幫助的人,淨化也療癒世界。〕
〔補充說明二:「Hallelujah」允許靈性對我們的物質完全工作/作工,因此在睡前的星空下進行,也能幫助人進入正確的睡眠環境與平靜──事實上,人的睡眠也是短暫的死亡,也回到了死亡的國度。〕
〔補充說明三:「Hallelujah」可以成為對死去親友的祝福與禮物,讓對方在另一度空間中平靜。〕
「Hallelujah」是人以「勇氣」與「開闊」解凍了物質對世界的冰封;是上天對人乙太的賦予及禮物,讓人的乙太因汲取了宇宙而充滿著神聖與光亮。
「Hallelujah」讓被物質黯翳的空間再度光亮/敞亮,以(宇宙-)人入世時的決心與堅定,讓一切有著被「(完整)『人』的力量」滌淨的清新。

我爱优律思美更爱舞蹈

无数个跳舞的日子
我和自己的身体
自己的情绪在一起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我很幸运

在我进入华德福教育一开始,我就接触优律诗美了

我接触过90多岁高龄的加拿大优律诗美老师

也接触过70多岁的德国籍优律诗美老师

接触过台湾的男优律诗美老师

各式各样的优律诗美

而我都一起跳过


我爱优律诗美,那些年如果不是因为我孩子小,说不定我会放下一起,独自跑到德国去当舞者

但我问自己,我放不下自己的孩子,那我唯有放下优律诗美

我伤心的放下

一直到内找呼唤我跑去跳印度舞

最后,在内观禅修营里遇到美女老师开始现代舞和即兴舞蹈的学习

我的心才比较平衡一点


不要问我为何对舞蹈有这样一份狂爱

那是因为记忆力基因里灵魂里与生俱来就有

就算我放下故事

放下所有

我还是放不下舞蹈


31.8.2022那一天的读书会我挤出时间出席因为

大伙谈到的是优律诗美

我去听想要了解更多

结果最后我还是开了口分享了我的优律诗美之路

薇萍老师分享了她在IPMT里参与优律诗美的视频

勾起了那些年我曾一起跳过的美好时光

有些事情一旦过去就无法回头

我想我和优律诗美也一样


放下了优律诗美

我踏上意识舞蹈,即兴舞蹈

一路跳一路看见身体隐藏的种种秘密

一路一脚印得去释放也去创造

未来究竟如何发展我不知道

但我相信宇宙一定会继续带领我

继续让我遇见更好的自己

2022年9月1日星期四

今年你生了几个孩子

 


又到了岁末,我需要做总结,回顾还有休耕了。

今年到我进入自由工作者的第二年,挑战处处。但是还是充满了无限可能。我还要带着勇气继续玩。

1.活力农刊

2.绿生活

3.文学与人生课

4.海浪与欢沁

5.华乐传记审稿

小小记录一下

2022年8月30日星期二

十年前的记录

 


10年前,我在做什么?

那时的我带着3岁的女儿,思考着前路。

那一年刚刚开始华德福的学习,一晃眼10年了。 

脸书跳出这个提醒了我

想要遇见更好的自己真的需要砥砺前行。